35 转了几圈,冷秋的腰已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乐曲结束,抽手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可无奈五王子就是不肯放过他,继续拉着他转啊转,直到......「多克维」那苍老中带着严肃的声音响起,冷秋心一凛,这声音昨天出现过是这个国家最高权力者的声音「父王」多克维向老国王行点头礼,顺带轻扯了身旁的冷秋「国王」向老国王行大礼「跟我来,有话对你说」「是」在这短暂的几句交谈里,冷秋都是低着头以至于没瞧见老国王眼里一闪而逝的鄙视待两人离去,冷秋才抬起头,鬆了口气的蹒跚走到角落槌槌酸疼不已的腰部「离他远些!」这才休息不到几分钟,那早晨令他心绞疼的声音主人出现在眼前「你......」再次见着人,本来有些平抚的情绪又开始往下墬,冷秋起身想离这人而去「停下!」极为霸道的语气让冷秋皱起眉头,可他还是没停下脚步「我让你停下!」这次声音更是低沉,就如同野兽攻击前所发出的低吟警告,这让冷秋僵直身子,如他愿的停下步伐「你要说甚么?」调整方才被打乱的呼吸,冷秋提起自己的勇气转身盯着拉捷尔沉如湖潭、广如大海般的双眸「......」这下反而是拉捷尔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早晨的事往如电影又历历在目且回到卧房时,他也冷静的想清楚了,就照冷秋所说的俩人就当没识过,可为什么当他看见冷秋与自己五弟在跳舞时,心中会升起前所未有的怒火,待他回过神,便是现在的情况「你......你身体还好?」「......」提到这,冷秋的脸微微布上红晕,撇过头不给予理会「回去休息!」「走开......不要管我!」扶着站久而发疼的腰部,冷秋一步步缓慢的想走离现场「我让你回去休息!」面对冷秋的不理不睬,拉捷尔盛怒的拽过冷秋,直拖往自己所居住的北殿当他们踩出角落所有无一不回头惊奇的看着这一幕,包括狂宫的各男宠们都纷纷出现讶异、不敢置信的表情「放开我!」挣扎着被禁锢的手,完全没有注意到周身所有人的眼神「闭嘴!」回头狠瞪冷秋一眼,随及又是快步的将人拖走「喂喂......你看到没,那不是三王子吗?他怎么......怎么会拉着、拉着冷秋呢!」待人已离去,最先回过神开口的竟是卢飞尔,他拉着身旁的泰锡亚面色由最先的惊讶到最后的忌妒,艳丽的容颜上也因为这副面情绪而开始扭曲「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哩!!」挣扎再挣扎,可力气不如人,只有被拖着走的份「让你闭嘴!」拉捷尔受不了的停下脚步,一个快手掐住冷秋的下颚,让他没法说话,而后又不知从哪拿出一颗白色散发出青草香的药丸,将其塞入冷秋的嘴里,一个巧劲让他吞进肚里「你给我吃了甚么?」当拉捷尔的手离开冷秋,他慌张的摸着自己的脖子,而后又将手伸进嘴里想将那颗药丸抠出,可惜......「乖点,别闹了,好好睡一觉!」那颗药丸发挥得快,没让冷秋有多清醒一秒的时间,很快变软倒身子睡着了拉捷尔将他抱起,旋风般的速度回到房间,而后把冷秋安在他那柔软的床铺上,盖上上等凉丝被,倚好被子又吃出神的定定看着他,纤长的手指还不自觉摸上他白嫩的肌肤,忽然间他想起了从前那个老爱跟在他身后的小人儿,他那一见人就笑颜如花、体贴、漂亮的弟弟-萨维亚

36 隔天清晨,冷秋恍恍惚惚的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就是陌生的环境「这是哪?」冷秋抚着身下的丝被,环视四周简单而典雅的摆设,有些冷有些失人气「醒了,过来吃点东西」「......」这声音令冷秋愣了愣,狐疑的盯着坐在绒椅上端书翻阅的拉捷尔「.......」拉捷尔同样盯着他,瞧他一动也不动还一脸癡傻样,难道他拿错药了好看的眉头微微矃起,惹得冷秋看傻了眼,现在他的脑袋里还是一片混乱,实在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抓抓头,好一会,冷秋才逐渐想起事情的前因后果「你...... 我要回去!」下床快步冷秋直冲房门,可当他的手在触碰门把的那煞那,拉捷尔的声音响起「明早你跟我一同上路」「......」愣了一下,冷秋没有回应打开房门直冲出去一路上就像是先行下过命令般没有任何一个侍卫阻拦他,很快他就出了北殿回到狂宫「啊!小秋,有没有怎么样?」狂宫内瑞麟早已坐在那等候多时,当他一见冷秋就焦急的上前「甚么?」冷秋不太明白「你昨晚不是被三王子从宴会上拉走吗?」昨晚的那一幕实在轰动,每个人都忍不住想问,他是谁?怎么会与平常不太接近男宠的三王子与五王子一起甚至跳舞「......三王子......你是说...... 」冷秋被这话彻底愣住了这三王子是在指他吗?「唉!你不知道吗?」这回可换瑞麟露出惊讶的表情,眼珠上上下下晃了一番才想起似乎是自己从未告知过「等等......小秋,我们回房说」拉着冷秋往二楼跑一到房间,瑞麟就先探头,小心异异的看外头有没有其他人而后将房门关上,拉着冷秋的手,两人坐上床沿互相凝视对方「小秋,现在没有别人,你可不可以老实告诉我,前天晚上,你是不是......」「嗯?」「是不是和男人上床了?」「......怎么会这样问?」身体一僵,被发现了「因为昨天我看到你颈子处的痕迹」瑞麟翻开冷秋的领子,指着那处说道「啊......」摸摸颈子,原来这么明显「能告诉我是谁吗?」「我......不想说」眼眸瞬间一暗,那天早上的事历历在目,让他又开始有心疼的感觉「你......为什么要露出这么悲伤的神情?你是不是、是不是爱上对方了!」「我没有」他突如其来的大声否决让瑞麟吓一跳,他赶紧拉下冷秋摀住他的嘴「那么大声做甚么?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然后去告发你吗?」「对不起」「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但我要提醒你,一切都要小心谨慎!」「好的,我会的,谢谢」冷秋弱弱的微微一笑,可心里又不觉得疼了起来,他上前抱住瑞麟,将脸埋在对方的颈子处「唉唉,怎么了?」瑞麟被冷秋的主动稍稍吓到,也回抱住对方,将手抚上对方的背部,轻轻拍着,关心的问道「呜......没有、没有,让我抱一会好吗?」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心里酸酸、鼻子也酸酸,好疼、好疼,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向瑞麟说的,他......爱上对方?

37 从那天晚上的亲密触碰与接吻,他并不反感也不讨厌,甚至还会想要求取更多,而且和他相处时,感觉比与暗恋的学长在一起还强烈还複杂,是总用言语也没办法说清楚的,这一切反应不是再三说明原因了嘛!在这恍然大悟之间,冷秋又迷茫了,这些不过是他自己的感觉,可他呢?他对自己的感觉又是什么?只是把他当成一般男宠发洩用?可为什么还要关心他的身体?又为什么要带他上路?一切切的问题不断在冷秋的脑海里翻腾,好烦、好烦,强迫自己将所有问题推出脑后,可泪腺就是无法自拔的分泌液体抱着瑞麟无声的哭着,哭到最后核桃眼都找上门了「别哭了,晚上还有宴会,你这核桃眼怎么能见人呢!」抹抹冷秋的眼,瑞麟从自己的柜里掏出药膏,给冷秋薄薄抹上一层凉凉的消肿药「这药敷个十分钟才洗掉,我先去拿点东西给你吃,你躺躺」将冷秋压平在床上,瑞麟就到楼下拿食物去了,这段时间他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想着一切静观其变吧下午,瑞麟的药膏起了很大的作用,冷秋的眼有些红可已经不肿了,让瑞麟的巧手为他施上魔法,一转眼他不在平凡,换上那天买的暖色系礼服,整个人简直变了个人似的,容光焕发、清纯可人,与前两天的感觉完全不同,果然这印证了一句话”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超棒的,小秋」一吻印上冷秋的头顶,对于自己的手艺满意万分「可这件衣服不是你的吗?」扯扯裙襬,真是不太能习惯「没啊!这本来就是给你的,好了,我们走吧!过了今晚,又会有好长一段时间冷清清的呢」语毕,便牵上冷秋的手一同下楼「哼......你怎么能这么厉害,同时和两位王子一起」在所有人等待三总管的同时,故意站到冷秋身旁的卢菲尔以非常讽刺的语调如此说道冷秋真的不懂,卢菲尔到底是以甚么心态来找碴的,第一他没向他那般人见人爱的脸蛋,第二他没有向他那般能迷倒所有人的魅力,光是这两点他早就输了,为何还要如此「......」不解的冷秋不想理会他的言语,悄悄往旁边挪了挪,可卢菲尔不死心的又凑过来继续说道「你这么厉害,教教我吧」「你别找小秋麻烦」将冷秋拉到身边,瑞麟瞪着卢菲尔口气兇道「我只是想请教他,怎么说我在找麻烦」两人互瞪了好一会,直到三总管来到,两人才停止争吵众人来到会场,而后各自散去,冷秋则一直被拉在瑞麟身旁连着前两天的宴会让各国贵宾也都找到了对象,其实这次的宴会不过是打着庆国实质相亲的目的,这回就连好色的大王子与二王子都找到未来王妃的最佳人选,这算是拿到国王宝座入门票的三分之一「咳咳......」欢乐的气氛瞬间停下,众人屏息望向前台,老国王与王后正站在那「再次感谢各位贵宾与我们一同欢庆,现在就让我们为这美好的三天话下一个完美的句点吧!」语毕,所有人便见到K国五位未来国王候选人「现在就让各位候选人决定他们自己的命运吧」将神圣的命运之袋开始由大王子先伸手进入

文章标签: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index.php/post/10066.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阅读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