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叛逆岁月(5) 谁也没有指责叶月,纵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她不可能完全清白,可是在没有足够证据支持的情况下,也没人敢将这事放到檯面上来讲。话虽如此,但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学校就那么大,一旦出了事,嫌疑者也不会太多,于是一来二去,她便成了同学口耳相传的魔女。说来可笑,她入读安城中学一年有余,但由于不相熟,同学们有事找她,往往是喊全名,只有张芷萱偶尔心血来潮,会在讽刺她时唤上几次「小月」,却不曾有谁给她取过绰号。更加始料未及的是,这魔女的名号就这样如影随形地跟着她,直到她升上中四,依旧未被淡忘。最开始的时候,她倒也想过要洗刷这污名,然而后来仔细想想,别人叫她魔女,其实也没有错。不管这之中包含了多少的意料之外,她为了一己之私,将邱梓菡逼到几近崩溃的境地,亦是无可推诿的事实。而实际上,一直到邱梓菡离开学校的那天,她都不曾去找过她,道出那句亏欠已久的对不起。她的确是魔女。认清这一点并不容易,但叶月还是做到了。并且从那一天起,抛弃所有存留于心底的愧疚,真正成为了他人口中的魔性之女。她学着狠心,行事作风也突然大变,再也不像以往一般心慈手软。只要哪个女生稍为靠近周明毅一些,她就用尽各种手段打压,为此甚至不惜将自己和周明毅的矛盾陈明在周老爷子面前,一再动用13K的力量。对于他们的争执,周正武始终不置一词,既不劝未来孙媳妇收敛,也不管束自家孙子,只是要求他们每週回本家一趟,和他老人家跟几位13K的干部吃饭。叶月对此并未深究,只猜想老爷子大概是不想蹚进他们这浑水,才摆出高姿态,示意他们自个儿胡闹去。在她看来,这也无甚大不了,反正周正武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只要他别出手干预自己,那她也就知足了。就某种意义而言,她实在是非常幸运。因为从二年级到四年级,足有两年的漫长时光,周正武都不曾就这事表态,一直放任她随意抽调13K的成员。但最为无奈的是,纵然周正武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这种地步,她还是没能在两年之内,结束这场与周明毅的攻防战。整整七百多个日子里,她对周明毅百依百顺,即使偶或表现出娇纵,也总会因他一个皱眉,或不满的瞥眼而妥协。因深怕自己会惹他生厌,所以她缠着他不放的同时,也更加努力读书,几经辛苦才将成绩拉了上来,有惊无险地升了两级。周明毅说一,她绝不说二;周明毅叫她往东,她绝不往西。如果现代还适用三从四德的概念,那她大约可以直接嫁了。唯独关于他们那荒唐透顶的婚约,任周明毅说上几千遍,她依然不肯鬆口,每每提起了,也只见她紧抿着脣,死活不肯回话,固执程度堪比石头。多次尝试沟通却无功而返,最终周明毅可能是感到心灰意冷,竟直接跟她摊牌了:「小月,妳不要这样。」那时两人正要回本家,一起坐在私家车的后座,彼此却相隔了一个成人的距离,连手都各自搁在腿上。半小时的车程里,他首次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天外飞来的外星语。说这话时,他的语气满是疲惫,彷彿求饶一般。叶月却没反应过来,愣了好半晌,才回了个单音阶。「……嗄?」「梓菡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妳不要这样下去了,好不好?」乍听那个久未听闻的名字,叶月沉默了一秒,随后却是笑了起来。「什么啊?明毅哥,我怎么听不懂?」「我当初不该轻率答应她的告白,不然妳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周明毅摇摇头,眼底似乎写着一抹难以言喻的叹息,「不会有下一个邱梓菡了……假如妳觉得这能补偿妳的话,就算要求我以后不交女朋友也可以,可是拜託妳,不要再做这些事了。」「……」「小月,我不喜欢妳。」只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便夺去了她脸上所有光彩。望见她受伤的神情,周明毅心中大抵也有些不忍,但他终于没理会那一瞬的恻隐,只是直视叶月的眼睛,不无痛苦地接着道。「就算我们真的结婚了,妳也不会幸福的。我放妳走,这不是很好吗?妳为什么非得抓着我呢?小月,我没有妳想像中那么好,我甚至利用梓菡来逼妳放手,把妳逼成今天这副模样,妳为什么还要喜欢我?」当最后一个话音融入空气,叶月眼角那滴隐忍已久的泪亦随之缓缓落下。良久,车里才再度响起她的声音。「明毅哥,放手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容易。我知道你不了解,但我真希望你能了解……」我只剩下你了啊……

Chapter 4 叛逆岁月(6) 这句话,叶月并没有说出口,只默默撇过头,用手背抹去泪痕,背对着周明毅,低声道了句「该下车了」,便率先推开了车门,往周家大门走去。她走得匆忙,满心只想避开与周明毅的独处,盲头苍蝇似的撞进客厅,结果一头撞上了某个正往外走的保镳,引来沙发上周老爷子一个不认同的白眼。这位老人家一把年纪还扛起整个帮会,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年已花甲,气势却半分不减,莫怪两人对视不到一秒,叶月便承受不住,慌慌张张地低下了头。周正武本想骂她几句,但眼见周明毅紧随其后走了进来,瞥向叶月的表情又夹杂了几分紧张,老爷子一双黑眸霎时闪烁了一下,也不说话了,让两个小的规规矩矩地给自己打了招呼,便扬了扬手,示意他们坐到自己对面。他们到得还算早,客人们还没到,周正武也没多加解释,只道帮里有事,其他人得处理完再过来。叶月倒是心里有数,老爷子想必是看她在场,不想洩露太多机密,才这般顾左右而言他。否则,对周明毅这个自己一手栽培的亲孙子,他向来是抱持着百分百信任的。虽然被这样防备着,她却也不感意外。说到底,作为一颗棋子,她除了挂着一个还算好听的名衔以外,对周家而言也就那么点价值了。要她每週跟着周明毅来本家吃饭,也不过是一种姿态,顺便约束她的行动,别给周家或13K添麻烦。以往来周家,她只是充当陪衬品,默默吃她的饭,或者跟周老爷子问候几句,在客人跟前做做样子,也就完事了;可今天周正武跟孙子讲完了话,随口将后者打发到书房后,竟回过头来看她,目光炯炯地瞧了起来。叶月被瞧得满身不自在,却也不敢出声,只能低垂着头任他打量。周正武看了许久,末了终于启脣:「妳最近挺活跃。」这话说得语焉不详,但叶月一听便知他话中所指,原先就不怎么好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苍白,眼底的情绪变了又变,嗫嚅了半晌,愣是半句话都挤不出来。见她答不上话,周正武也没追问,只淡淡撇过眼,漫不经心地玩起了手上的扳指。「叶月,我应该早就说过了,无论妳同不同意,以后都得嫁给小毅。」「……是。」「小毅可能不是很喜欢我的决定,所以这些年以来,他一直想要阻止我。当然,他没成功,我也没打算让他成功,但他这么闹下去,对帮里影响不太好。也是因为这个,我才把那些手下派给妳。」叶月不语,心跳却渐渐加速,视线紧盯着周正武,完全不敢回话。「妳也不算太蠢,应该早就明白,调遣他们的权限不是永远有效的吧?」说到这里,周正武微微一顿,再度抬眸之际,眼神竟也凌厉了起来,「既然花了这么久,妳都没办法让小毅锺情于妳,那我想,以后也不必浪费时间了。」「……周爷爷?」叶月闻言一怔,不由自主地唤了这么一声,周老爷子却是没看她,只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接着道出最后一句话。「等成年了,乖乖跟小毅结婚,其他的……就别想太多了。」听了这话,叶月脸上血色尽褪,人虽还挨着沙发,整个人却摇摇欲坠,彷彿随时都会倒下去。其实她早该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只是她总以为自己能赶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将一切导回正轨。可惜,她终究慢了一步。尚方宝剑是周正武给她的,倘若他收回了,她就成了光桿司令,哪儿还有什么战斗力?她知道周正武的意思。婚约是肯定不会取消的,哪怕周明毅心里再不愿意,只要周老爷子一天还健在,他就不可能违抗爷爷的命令。现阶段的周明毅虽培养了一定实力,但若想和周正武正面抗争,还是太不切实际了些。周正武仍然需要她,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可叶月却完全没办法为此而高兴。因为她非常明白,周正武已经开始不耐烦,懒得再帮她约束周明毅了。今天这一席话,只是给她打支预防针,让她有个心理準备,日后也不至于反弹得太厉害。周正武大抵是觉得,既然自家孙子和叶月处不来,那也不须勉强,走个程序,娶了她也就算了,至于忠诚,则不必强求。这种想法在外人看来或许有些匪夷所思,但静下心来一想,却也不是太难理解。就算平日管教严格,周明毅终究是周老爷子的亲孙子,嘴上不说,心里总是为他好的。相较起来,叶月只是个外人,还是个为了利益收买回来的外人,怎及得上自家孙子的幸福重要?反正她注定得牺牲,那牺牲得再彻底一些,也并无不可。

Chapter 4 叛逆岁月(7) 这是多残忍的一个决定,虽然想到孙子,周正武还是硬起了心肠,却有些难以面对满眼怔然的叶月,末了只掩饰似的乾咳一声,简单地交代她待在客厅等待,便逃往书房去找周明毅,远远看上去,背影竟透着几分狼狈。按理说,周正武纵横江湖几十年,坐上这位子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要说他一件伤天害理的事都没做过,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可他将罪恶感抛弃已久,唯独对叶月,始终没法做到心安理得。说起来,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对其他人,和13K作对的警察也好,做错事的手下也罢,终究是对方先对不起自己;唯有叶月,明明什么事都不曾做过,却在最年少无知的时候被拉进泥潭,剥夺纯真的童年、选择爱情的机会,甚至连未来都被束缚。他是13K的掌权人,却也是别人的父亲,眼看这女孩慢慢走到今天的境地,若心里一点愧疚也没有,那未免也太无情了。不过愧疚也就是一瞬间的事,进了书房,他又是那个威严如昔的周老爷子,没将自己曾有过的这份动摇在孙子面前洩露一分一毫。以周正武的历练,若想瞒住什么,怎是周明毅这初进帮会的菜鸟能看穿的?何况他还是周正武一手一脚,亲手培养起来的继承人,对周正武自然别有一番信任。是以他虽觉得爷爷神色古怪,却也没深思,只当是自己错觉,便提着资料上前,开始向爷爷报告最近的几起交易。聊起帮内事务,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待两人好不容易讨论完,保镳也刚好来敲门,说是原先预定要来的客人有要事缠身,得改天再约。周正武听后也没多大反应,只挥挥手示意开饭,却听保镳脸带犹豫,当即皱起了眉头:「别拖拖拉拉,有话就说。」「呃,是叶小姐的事。」被周正武一说,那保镳下意识打了个激灵,再不敢隐瞒,「叶小姐坐了一会儿,说她身体不适,先回家了,让老爷您和小少爷一起吃饭,别在意她。」换作平时,知晓叶月这样不识大体,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先走了,周正武必定破口大骂。但这一回他沉默了好久,最后只是摇摇头,连一句责备都没出口,便打发走了保镳。这下子,即使周明毅再迟钝,也觉察出不对劲了。想着爷爷大概跟自己的挂名未婚妻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他微微蹙眉,但也没敢在这时候帮叶月说话,只是一边搀扶着周正武,一边假装不经意地提起了学校的事,试图转移自家爷爷的注意力。「爷爷,最近曹老师找过我,跟我说了一件事,我想问问您的意见。」由于家庭背景特殊,这两爷孙聚在一起,往往开口闭口都是公事,偶或关心一下彼此的身体状况,却甚少闲话家常。如今周明毅难得主动提及校园生活,周正武讶异的同时,心中也有几分安慰,一时间,好似连眉眼都变得柔和了:「喔?说出来让我听听。」「一月不是有个物理竞赛吗?曹老师想推荐我去参加,但您也知道,我这几年都忙着学习帮里的事,空闲时间本来就有限,要是再分心準备比赛,可能会顾此失彼……」周正武听后没有立刻回话,反倒低头沉思起来,期间表情一点变化也没,看得周明毅心里打鼓,还以为是自己挑错话题。未想等到周正武抬头,竟给了自己一个满含欣慰的笑容。「是爷爷疏忽了。」乍听这句自嘲,周明毅顿时有些慌乱,张口就想解释,周正武却没给他这个机会:「我老了,许多事情愈来愈力不从心,帮里那些小的,我也愈来愈压不住。帮会的势力不如以前,也是在所难免。」周明毅本想反驳,但一想到自己和叶月订婚的理由,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就算他们不承认也没用,众所周知,近年的13K渐走下坡,尤其是自己的父母因车祸去世后,13K内部青黄不接,早已不及成立初时那般风光。「小毅,你很孝顺,所以我逼迫着你去学那些事,学着处理帮里的事务,你也从来没拒绝过。也就是你太懂事了,才让我忘记,你还只是个孩子。」周正武说着,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低叹,「行了,爷爷答应你,去参加那个物理竞赛吧,多些人生历练也是好事。」如此轻易就得到了周正武的允诺,周明毅多少有些惊讶。其实他把这事讲出来,只想让爷爷别再专注在叶月身上,追究她的过失,却压根没想过他会答应。而他更没想到的是,不久的将来,这段插曲竟让他惹上一个大麻烦,使他和叶月的关係,更加地纠缠不清。

文章标签: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index.php/post/8921.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阅读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