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绑脚 夏熙一如既往的向窗外望,手上的铁製铐子被他的体温浸染,已感受不到本应冰凉的温度。吸取了前几次的教训,夏熙已不再有反抗的举动,只要逍宁想,他就能;只要逍宁不想,他就不能。夏熙这才顿悟过来,原来精英的意愿他是远远比不上的。或许将他关在医院只是精英不想见自己的面孔一次又一次出现在面前,而观察身体状况只是个藉口罢了。外头的水泥景观夏熙不知多久以前就已经看腻,儘管如此他还是盯着外头一成不变的磁砖发楞了一个月。夏熙现在只能做的就只是呼吸、进食、排遗和睡眠,简直成了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鸟。只是,如此宁静的日子却不能永远过下去。俐落的敲门声在房间内响起,门外人静静等候了几分钟,没得到夏熙回应便逕自打开了门,那人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镜,瞥了眼床上毫无反应的人,微张的嘴似是欲言又止的阖上。金唐析环顾着乾净整齐的病房,发现没什么东西需要收拾,只好到厕所里打包了一些盥洗用品,回到门口前后他才张口道。「今天你可以出院了,我先来收拾一下东西。」门阖上后,病房回复到以往的静谧,不过夏熙的心却不似止水般平静。出去后,他该不该继续找上逍宁?还是从此走上互不相交的平行线?「我先帮你办手续,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金唐析将夏熙领出病房,并叮嘱他坐在领药区的座位待着,期间不断的撩起袖口看錶,用着一成不变的表情看着上头的萤幕显示器。待金唐析办好了出院手续,夏熙终于回归了自由之身,他抚摸着数日以来成为束缚的手腕,心理沉甸甸的,眼前一切迷茫。医院的人潮依旧不亚于商圈,许多人的生、病与死都在此,然而此时,夏熙依稀的听得见,外头的救护车的鸣笛,病床上躺着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周围有许多医护人员推着病床,旁边扶着一位泪流满面的女子。「阿海,我爱你,你一定能撑过去的!」即便人不是在急救室前,女子的声音还是被人所听见。金唐析领着夏熙的手来到了医院门口,外头的热风与室内成反比,才没过多久,夏熙竟已汗水涔涔。站在烈阳下的时间过得异常漫长,正当夏熙準备要和金唐析告别之际,眼前出现了一辆纯黑的轿车。「上车。」车窗被摇下,精英对着夏熙说道。夏熙下意识的往金唐析那头望,莫名的说了句。「你要去哪?」金唐析还未反应过来,手上的力道一轻,夏熙竟趁机将手抽了出来,然后道,「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了。」夏熙扭头往另一边跑去,托于娇小的身躯以利于在人群内穿梭,但没多久就被人给抓住了胳膊。「你在跑什么?」逍宁的声音从背后传出,夏熙的心脏不由得漏了几拍。「没、没有啊,我只是突然想到好久没去公园散步了,你应该很忙吧,我可以边散步边回去。」夏熙乾笑了几声,临时找了个拙劣的藉口想脱身,但精英不如意。「那么我陪你散步。」「不了,我只想要自己去。」夏熙这才转身过去,虽说脸是面对着逍宁,视线却迟迟不对上。「你觉得你有决定的权力吗?」逍宁盯着夏熙明显僵硬的笑容,动了动薄唇。夏熙一时语塞,手臂上的力量使得他不由已的被往回拉去,他厌恶自己为何这么没有力气反抗。被强制塞进高级轿车的副驾驶座后,夏熙在金唐析的目送下被迫与逍宁沉默的相处。到达位于医院附近的公园时,见夏熙迟迟不下车,逍宁这才开口打破了沉静,「你不是要散步?」「刚才我只是临时说出口的,并非真的想散步。」夏熙下意识摆弄着衣襬,恨不得直接开门逃走。明明在医院时下了好几次的决心,却总是在见到他时被自己的心慌给沖散,夏熙觉得自己没用到了极致。逍宁重新发了车,驶回道路上,气氛并没有稍稍会温,反倒每况愈下。车回到了逍宁的豪宅前,这让夏熙心情有些複杂,他不知道该不该跟着逍宁进屋子,还是转身回到夏敏家。恍惚之间,夏熙下意识选择了后者,但这些假想却都被精英给打破。正当夏熙解开安全带时,逍宁早已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站在外头等候,丝毫缝隙也不给。夏熙张了张口欲找藉口脱身,「你可以去忙你的,我待会要去找夏敏。」「她和姐夫被公司派去外地出差,你找不到人。」没想到立即就被打枪。夏熙咬了咬牙,只好在逍宁的视线下进入了屋子,却没想到刚脱好鞋后,背上突然被压上了沉重的物体,夏熙险些站不住。他讶异的转身看着倒在他身上的精英,感受到异于平常的体温,于是伸手粗略测了下逍宁的额温。 End of the Chapter LXXXIV希望下一章就能结束了@@可能下午码出来,再拖的话就下週末qwq

Chapter 4 叛逆岁月(8) 暂且不提周家爷孙的密谈,且说叶月自周家逃走后,在路旁拦了辆计程车,坐到了后座,却想不出可以去的地方,哑口无言了几分钟,末了只得道出自家的地址,认命地回家去接受张然的精神轰炸。好不容易到家了,她左耳入右耳出地熬过了张然的斥骂,回房后也不敢冒险到厨房去找食物,逼于无奈饿了一宿,连觉也没睡好,便迎了新一天的清晨。趁着家人都还没醒,她匆忙整理了一下,然后就蹑手蹑脚出了门,满心只想躲到学校去避难,未料才到楼下,就碰上了搅和她一池心湖的罪魁祸首。周明毅站在大堂中央,侧脸冷硬如昔,不见半分尴尬,自然得彷彿昨日那场将她惹哭的对话压根没发生过。蓦然望见他的身影,她的脚步不由顿了下来,正考虑要不要从侧门离开,那边厢周明毅却已听见声响,回过头来,见她脸带犹豫地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便朝她招了招手:「小月,早。」「……」他的问安简洁明了,仔细一听,甚至还夹杂着几许亲切,约莫是为昨天的失礼表示歉意。叶月将这声问候听在耳内,当下就是一阵心悸,差点一个没忍住,就要将所有心事和盘托出。可没等她冲动地脱口而出,周明毅已接过话头:「昨天……很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话。关于婚约,也许不必太着急,我们以后再讨论也不迟。」说到这里,他眼底飞快地掠过一抹迟疑,然后又转换成安抚的笑意,「爷爷那边妳也不用太担心,我大致都安排好了,他应该不会对妳怎么样。」只听这短短几句话,叶月就知道,周明毅肯定没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然不可能将自己和周正武的那场争执如此轻描淡写地揭过去。但他话里话外的维护之意,她倒是听明白了。说来她也是犯贱,分明才刚被他狠狠拒绝了一回,可他稍作安慰,她便又一股脑投身进去,周而复始,莫怪他们纠缠了那么久,始终没能纠缠出个结果。其实她是知道的,周明毅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愧疚,很大一部分都源自于他的爷爷。毕竟是最亲近的家人,自家爷爷是什么模样,周明毅哪里能不清楚?他或者不知道详情,但周正武对叶月做了些什么,这是无庸置疑的事。他之所以待她温和,不过是为了替周正武赎罪。所谓父债子还,就算他们中间相隔了一代,这道理还是通的。僵持的气氛持续了好久,叶月才缓缓启脣。「……算了。」她低声道,「我昨晚也想过了,这两年以来,我的确是做得过分了。如果你看不过眼,那么……以后我不做就是了。」反正尚方宝剑也已经被收回,她就是想做什么,也没那个能力了。最后的这一段,叶月当然没说出口。周明毅倒也没听出不妥,只是笑笑,抬手拍拍她的肩膀,顺势换了个话题。「平叔在外头等着。」叶月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异议。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堂,上了车子,才又听周明毅开口。「对了,今天放学别等我,自己先回家吧。我要準备物理竞赛,这个月应该都没空,别耽误妳的时间。」她听得一愣,心底忽而涌起一股不安,却寻不出缘由,于是也没多言,只随口附和了声,算是答应,而后便转过头去看风景,再也不搭理周明毅了。周明毅暗自揣测,想她大概是还没放下昨天的事,便也不追究,配合她沉默下来,还给她一个清静的空间。直到车子来到安城中学的校门口,周明毅才打破沉寂,低低道了声「再见」。叶月没有回话,只快速打开车门,并跑着进了校门,转眼间已不见蹤影。与她相比,周明毅的动作完全慢得不像样。待他好不容易下了车,早已连叶月的影子都瞧不见,只有一个看上去和叶月身高差不多的女孩子站在几步之外,难掩紧张地朝他挥手。「周同学你好,我叫陆筱菱,是曹老师让我来的。」女生一边说,一边扬起嘴角,勾出一个腼腆的笑,「那个……一月份的物理竞赛,还请你多多指教。」

Chapter 4 叛逆岁月(9) 虽然每回想起周老爷子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叶月都会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但因为周正武免除了她每週必须到本家报到的任务,使她有时间平伏心情,所以半个多月以来,她和周明毅一直都相安无事。直到十二月中,圣诞假期开始前,僵持的局面才再次起了变化。出人意料地,这次的祸源不是热衷于「拈花惹草」的周明毅,更与被不知情的外人戏称为妒妇的她无关,而是始终特立独行于事件之外,却比谁都关心他俩感情进展的张芷萱。在这节骨眼上,张芷萱竟横插一脚,叶月诚然是讶异的。毕竟自从邱梓菡宣布休学后,张芷萱便收敛了不少,虽还是摆出与自己针锋相对的姿态,却远不像以往那般嚣张,她还以为张芷萱转性了,不想再找自己麻烦。可现在看来,她还是太天真了些。张芷萱先前一声不吭,可能是看靠山走了,这才短暂收手。而刚好那一段时间点,叶月明面上也没闹出什么事端,这才製造了和平的假象。可实际上,张芷萱从未放弃过找她的麻烦,如今窥探出端倪,自然就行动了。叶月想,就某种意义而言,张芷萱确实非常了解她。就如上次的邱梓菡事件,她也是準确地拿捏住自己的痛处,一下子就解除了她的所有武装,将她打击得溃不成军。而这一回,主角换成了别人,但张芷萱的眼光依旧锐利,异常精準地抓住了她最在意的那一点。或者是太久没发现她新弱点的关係,这次张芷萱显然有些迫不及待,趁着小息时间找上叶月后,难得没拐弯抹角,直接就进了正题:「叶月,妳最近好像挺神气。」突然听见这么阴阳怪气的一句话,叶月颇感莫名其妙,又见张芷萱满脸的春风得意,她也不晓得该给什么反应,只得敷衍应和。「……妳这么觉得啊。」「呵。」张芷萱大抵是不太满意她的回话,当即就冷笑了声,「我知道,妳跟周师兄总是一起坐车上学、放学,也是因为这样,学校里不少人开始相信妳真是他的未婚妻。但我告诉妳,我绝对不会被妳骗倒!」「……」妳信不信关我屁事?叶月本想这样反驳,但想到对方可能会用一百个没根据的理由反轰炸自己,她最终还是沉默下来,静静瞧着张芷萱,等她发起下一轮进攻。无事不登三宝殿,以她和张芷萱的「交情」,如果后者只是重翻旧事便结束这回合,那未免也太无聊了。她肯定是得到了别的消息,并认为这能重重打击自己,才会心急火燎地跑来跟自己搭话吧。她暗自分析着张芷萱的心理,神色颇为悠然自得,未想下一秒,张芷萱忽而挑眉,道出一句她始料未及的台词:「妳很自信?可是叶月,就我所知,妳并不是他心目中,最特别的那一个!」这话说得轻巧,却恰到好处地触碰到了叶月最敏感的一条神经。张芷萱才刚说完,就见叶月霍地站起身,以比她多出约五公分的高度俯视着她,神情冷然,却又隐隐藏着恐慌,複杂得不可置信,只短短一瞬,便让张芷萱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没错,妳是唯一能坐上他那辆黑色轿车的女生,这点就连当年的菡菡都做不到,但那终究是过去式。我问妳,上个月,妳是不是都自己回家?」听得这问题,叶月心下一颤,却不愿在张芷萱跟前示弱,于是只掩饰住蜂拥而起的不安,硬挺着反问,「那又怎么样?」「他没载妳回家的这段时间,可不是孤单一人唷。」说到这里,张芷萱脸上显出了几分得意洋洋,「跟他一起準备比赛的那个女生,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陆小菱?还是陆什么……总之,他们每天都留校,如果讨论晚了,周师兄就会送她回家。情况允许的话,或者还会吃个饭吧?」「……妳骗人!」纵然张芷萱于身高上处于劣势,但此时叶月脸色苍白,整个人看上去摇摇欲坠,气势早已蕩然无存。因此张芷萱并未将她的这句驳斥放在心上,只抬手将几绺髮丝拨到耳后,满不在乎地瞥了叶月一眼。「我有没有骗人,妳可以自己去查证。把这些告知妳,只是想让妳别自视过高,以为自己真的很特别。妳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反正我话就到这里,其余的,妳就自己决定吧。」张芷萱话音刚落,上课钟声便配合地响起,打断了叶月欲要追问的盘算。教室从喧哗不止回归静寂,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叶月也在班长的吆喝下被逼坐下。与她同桌的男生匆匆从操场赶回来,冷眼一看,见她木着一张脸,不由吃了一惊。但他也没细想,只赶忙收回打量的视线,专心致志地从抽屉里翻找课本,尽量避免与叶月目光相接。叶月倒也没关注他略显诡异的行径,只维持着半垂着头的怪异姿势,死死盯着空无一物的桌面。许许多多的情绪自她眼底快速掠过,她却是不言不语,镇定得教人心惊……

文章标签: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index.php/post/8923.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阅读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