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3) 外貌协会。这个学校都是外貌协会。今天在学校的经历让我了解到一件事,只要长得好看,人缘就一定会好,不过如果个性再孤僻一点可能就会有相反的作用。一放学,班上的人就开始来约我,「苡昕妳有事吗?」你才有事哩!「抱歉,我有打工。」我背起包包,一脸歉然的说「蛤!每天吗?」「嗯,对啊!」我点点头,「不过如果真的想出去的话我可以在乔时间拉!不过是有一点点难,因为我的老闆有一点兇。」「是哦!那我们一起走吧!」「可是我有约了,因为我朋友都和我一起走...」「喔...」失望的表情出现,失望,是一种很伤人的情绪。「明天见哦!掰掰。」先落跑再说,我快步走出教室。走出教室后,仪仪正走向我,「仪仪。」「嗨!齁,我刚刚和我们班的人说我有约了她们还是不死心的想要约我,害我只好一直说不好意思的,唉!」仪仪苦着脸说「我也是。」我苦笑「欸?芝萍,日翔!」仪仪看到走出教室的他们连忙叫唤。他们闻声转头,走向我们,「妳们好早放喔!等很久吗?」芝萍皱鼻,看起来很好笑。「还好啦,走吧!」我拍拍芝萍的肩膀。「欸欸,我们班的人都在讨论妳们欸。」芝萍看一看我又看一下仪仪。「我们知道啊!」仪仪走在林日翔旁边对走在前头的芝萍说「因为中午时很多人来偷拍我们苡昕呀!还来要联络方式喔!」仪仪瞥了我一眼对芝萍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们班都已经有妳们的照片啰!」「听起来有点可怕。」我用手抱住自己,「总觉得有点变态...」「想太多了啦!」仪仪轻轻拉一下我的马尾,「等等要去哪吃,阿庆他今天不来哦!」「我等等可能要先走喔,因为我要回家拿东西然后再去打工。」我很轻的说「哦?好吧,那在这附近吃吃就好。」仪仪点点头,「去之前暑辅常去的那家吧!」然后我们到一家普通的小吃摊随便吃吃,而林日翔几乎都没有说甚么话,应该说只要林日翔说话我就不会说话。「这家的黑轮好好吃哟!」芝萍满足的说「是因为妳本身就很喜欢黑轮吧?」我扁扁嘴,「呃,我先走啰,掰。」我起身,在桌上放下我午餐吃的费用。「要走了?」「嗯,掰。」我背上包包走出小吃摊。「小不点?」「学长?」我抬头看向叫我小名的人,「你要回家喔?」「嗯...」他身边有很多学长姐,看起来不像是要回家的。「学妹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玩?」一个学姐问我「抱歉,我有打工欸,不好意思。」我委婉的拒绝,「学长,那我就先走了。」我才刚转身,学长就绕到我前面,「小不点。」「嗯?」我蹙眉,「干麻?」「嗯,我和妳一起走吧!」学长扯出一抹笑我瞄到小吃摊里仪仪她们正一脸好奇的看向我,林日翔没有看我这里一眼。「走吧!」我抓住学长说,心情瞬间很不爽。「哦?」学长有一点点的错愕,眼角瞄到了小吃摊里的三人。「抱歉,我先走啰,掰掰!」学长转头对学长姐们说「学长你们要去哪啊?」我无聊的问「唱歌阿,要不然勒?」学长敲了我头一下。「妳刚说妳要去打工,在哪里啊?」学长低头问我「嗯,你要来吗?你来就知道了。」我故意说「好阿,帮小不点加一点业绩也不错。」学长笑的眼睛都要不见了。「缺。」还真要来啊?「那学长可不要吃太多,到时候身材走样了!」我轴击他的腰学长吃痛,捏住我的脸,「吴苡昕妳活腻了吗?」「唉呀!吵欸!」我把学长的手拉掉,「公车公车!」我指着公车站牌大喊「最好喊就有用!」学长一把抓住我的手冲向站牌,于是,我们顺利搭到公车。学长放开我,抓住公车上的扶手,很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手...「手痛啊?」我狐疑的问「没有。」他轻轻的说,视线依旧停在手上...那是刚刚抓住我的手...

57 宠溺 谢佳均不以为意的起身,神色自若的挡在被吓到的朱芳仁身前,看见缓缓进来的陈苑清正关上门。「你们家以然知道──你会做这种躲在门后偷听别人说话的卑鄙小事吗?苑清?」她微微一笑,正好和陈苑清对上视线。「靠,你说谁卑鄙,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眼看梁念琪就要冲上去了,陈苑清赶紧拉住她,心平气和的说,「念琪,不要跟这种人说话,浪费时间。」「哼,」谢佳均冷笑,「现在被拆穿了,就现出真面目了吗?以前的好好小姐呢?」「以前我是尊重你,是我的同学、我的室友。但现在不需要,因为你根本不值得。」陈苑清盯着她,似笑非笑,「我不会原谅你。」谢佳均听闻她这种毫无底气的威胁,不禁笑了出来,「谁要你原谅?」她连打电话回家给妈妈诉苦都不敢吧?想一想,谢佳均还是觉得太好笑了,又补上一句,「我打从心底就觉得不需要道歉啊,我没偷没抢,更没骗人。」陈苑清微笑着,「你高兴就好。」她走出寝室,梁念琪也追了上去。「苑清!你真的要这样不管她?」「怎么可能,我去打通电话。」梁念琪只听这么一句,就知道以然大神要出动了。终于放下心。来到楼梯间,陈苑清拨下最熟悉的电话号码,几乎是只响一声就被接通了。「提问法律系高材生,对于在网路上随便乱说话的人,可以告他什么诽谤之类的吗?」连以然一听就知道有异样,「是谁?」「谢佳均。」「我去找你。」「欸──」话还没说完就被挂断了。陈苑清再次见证连以然的行动力。连以然正好留在学校,所以一下就赶过来了。两人走到宿舍后方的乘凉区,陈苑清坐在木椅上,气沖沖的将事情始末一字不漏的说清楚。「你记得她吗?就是我们那时候分组,一直黏你、找你讲话那个人?」「嗯,不记得,不重要。」停顿了一会儿,连以然又说,「我以为你会哭。」其实他也知道,早上事情发生之后,陈苑清就死都不接他电话,八成是躲在宿舍哭不让他知道。「有什么好哭的,靠,马的,怎么会有人白目又幼稚成这副德行,她是有多喜欢你?」连以然挑眉,略为惊讶,「你会骂髒话?」这还是第一次听见她说,跟平常的样子有点违和。「没,我太生气了,不骂一下不行,会憋出病来。」她现在根本是火冒三丈,不恣意发洩一下真的会很痛苦。早知道早上就不要为这种事情哭了,完全不值得啊。她气她自己,为什么人生旅途这么坎坷,要和这种人认识。是上天给她的考验吗?能不能回绝?「那你骂吧。」连以然只觉得她很好笑。幸好她不像早上一样自己躲起来哭,下午去找她时还特别严肃的说了那句话,就是想让她知道──她还有他,所以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解决的,不要只想着离开或逃避就行。「可恶,我太生气了,我现在怒火中烧,我决定要去吃鸡排加珍奶全糖,不然我无法消气!」一直骂,骂到肚子都饿了、口也乾了。重点是还很不值得!「好──」尾音被拉长,「我载你去。」声音满是宠溺。

第十六章‧葬礼 六个月之后,褚冥漾收到了一封黑色的信函。跟泪给褚冥漾的那封信函一样,只是上面注明只能穿黑色出现。「褚,準备好了吗?」看着穿着黑色西装的褚冥漾,冰炎问着。所有认识泪的人都出现在黑馆前面,清一色的都穿着黑色的服饰,手上还拿着一支百合花。今天原世界的天空是灰色的,就连风也像是在哀悼一般沉默。日光被灰濛濛的乌云笼罩,伊贝莉丝和利德海尔并不惊讶除了褚冥漾以外的人出现,不似第一次见面时的蓝色洋装,沉重的黑色让伊贝莉丝和利德海尔身上的气息更加凝重。「竟然有天使的话,那就由他当牧师吧。」伊贝莉丝被利德海尔抱在怀中,看起来比上次更加虚弱的样子,「按照西方,原本应该是要土葬的,但是泪那孩子是妖师,所以请把她的身体火葬埋在西之丘。」伊贝莉丝从利德海尔的怀中下来,坚定不移的说,「天使,请开始吧。」安因不慢不快的走向泪的棺材,选好一个位子之后开始朗诵着圣经。直到最后,大家才上前开始递花,在场的女生除了几个比较坚强的之外,基本上全都在哭。虽然才相处一年多,但是泪的身分比较特别,有时候向长辈、有时候却像个朋友。褚冥漾硬撑着不让自己流泪,泪走的很安详,如果连他们这些做后辈的都哭了,那么那些逝去的人会走的不安。突然凭空冒出一把火,眨眼间,泪的身体陷入一片火海,原本站在前面的伊贝莉丝突然发出惊呼,然后褚冥漾感觉听见耳边传来了铃铛的声响,似乎还伴随着泪的笑声,「那孩子……」直到火逐渐消退时,伊贝莉丝接过利德海尔手中的玻璃瓶,不过热度赤手把骨灰装进瓶子内,「会好的,不管是妳还是他,都会好的。」看着燃烧起来的自己,泪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心情。听见伊贝莉丝的话,泪有种落泪、想要喊暂停的冲动。可是不行,她的时间已经到了。她早就该离开了。「再见。」泪抬头挺胸大笑的转身离开。「傻瓜。」看着逐渐走远的泪,伊贝莉丝轻轻的把最后一小撮的骨灰另外放在一个小瓶子里面,「褚冥漾,我想把这孩子留在身边,希望你不要介意,毕竟他陪伴了我们快要六百年的时间。」「请你们,妥善照顾她。」褚冥漾没办法制止,只求这对夫妻可以收好泪的骨灰。「该走了的就走吧,我跟海尔要走了。」伊贝莉丝拿出一条银色的链子把小玻璃瓶绑住后挂在脖子上,重新走回利德海尔的身边。伊贝莉丝被利德海尔一把抱起,两人快速的离开了墓园。褚冥漾有点恍惚,因为在伊贝莉丝转身离去前,她在褚冥漾的耳边轻念着,「祝福你,千万不要死在那些虚伪的家伙手中,如果可以,让所有的妖师退出公会,不然妖师,会死。」作家的话虽然不是对工会有多反感,但是看了那么多背叛文……我还是觉得,公会不算好人……漾漾,你要长生还是只活一百年呢?

文章标签: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index.php/post/8926.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阅读

Baidu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