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 最痛的纪念品(5) 那是生平第一次,叶月模模糊糊地认知到,原来自己对周明毅的感情,就是以往幼稚园的同学不时挂在嘴边的,「想在一起,羞羞脸的喜欢」。她不清楚这是从何时开始的,但她倒是不怎么抗拒。反正那个人是周明毅,而所有人,包括周明毅在内,都说他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既然本来就要在一起,也就无所谓别的什么。就这样过了几年,她正式升上小学,而周明毅也念到了三年级。一切似乎都没改变,只是她变得更珍惜与他共处的时光,而周明毅基于某种她所无法理解的内疚,也没对她比以前更寸步不离的黏人举动表示任何意见。至于叶家父母,自从生下叶亮后,两人为照顾小儿子忙得脚不沾地,更没心思留意这个本就被半放弃的女儿。就连周正武,可能是觉得叶月确实收敛了不少,对两人于意外发生后,颇有突飞猛进趋势的感情也懒得多加干涉。但话说回来,说是突飞猛进,多少有些言过其实。不过相比之前,周明毅对她更多了几分纵容,那是任何人都能觉察到的事。周明毅年纪尚小,可说到底也是被寄予厚望的黑帮继承人。他也许不够狠,经历得不够多,却绝对具有继承13K的觉悟和魄力。这些年来,他甚少对谁表现出宽容,特别是女孩子,大多都是他欺侮的对象。唯有叶月,谁也说不清楚,总归她就这样成了他的例外,若干年来,始终没谁能动摇她的地位。叶月想过,周明毅也想过,为什么偏偏是她?后来两人都没想出答案,其他局外人自顾自猜测,大约都是周正武造的孽。都说青梅竹马是种最暧昧的关係,他俩还那么小就被迫凑到一块,哪怕不懂未婚夫妻的意思,朝夕相对下彼此产生了什么化学作用,似乎也不是太难理解。不过与叶月相比,此时周明毅的想法或者要来得更单纯一点。要说他喜欢叶月,那倒也不算错;只是他的喜欢更纯粹,和叶月那种夹杂着依赖的喜欢,有着最本质的差异。他想得比谁都透彻,却不曾去想这差异本身会对他俩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于是当周正武到公寓来看他,问及这问题时,他并未隐瞒,直接就给出了回答:「小月?我喜欢啊,可是现在的话,愧疚要来得更多一些。」听到孙子这么说,周正武也不知作何感想,末了只挑了挑眉,颇为意味深长地发出了一声单音阶。「喔?」周正武说出口的每个字都是有讲究的,关于这一点,13K上下都很清楚。只是他的表情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用意,这就算是跟随他最久的心腹,都没办法準确探知,只能凭直觉推算,正确与否则是靠运气,错了只好自认倒霉。自家爷爷心情是好是坏,问这话又是出于何种目的,这些周明毅都不得而知。但周正武都问出口了,基于礼貌,他总不能无视,最多就是答错了被罚跑圈之类,终究他是黄马褂,天生握有免死金牌,再糟也糟不到哪里去。思及此,他琢磨了一下,然后才又出声。「爷爷,你不喜欢小月?」周正武闻言笑了笑,眼底依旧沉静,看不出半点起伏。「我喜欢她又如何,不喜欢她又如何?这不重要。」「……喔。」周明毅似懂非懂,点头后又安静了约几分钟,但始终不明白爷爷为何跟自己说这番话。看他百思不得其解,周正武摇了摇头,微不可察地低叹了声。「算了,如果你真喜欢她,也不算坏事,至少以后麻烦会少很多。」「……爷爷?」「你们总是要走到一起的,关係好些,日后相处起来也容易,我么,人老了,就不干涉你们了。她要是能拿住你,那是她的本事;你要是主动向她靠拢,那也是命运。但如果你觉得她不好,想另外找个人,爷爷不会干预,只要你最后能娶她过门,那也就可以了。」对一个才小三的半大孩子来说,这番话无疑是太深奥了些。周明毅当即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可周正武并未解释,只冷笑了声,接着道:「小毅,你要学会掌控人的心理,尤其是叶月的。不然的话,终有一天,她会成为你的绊脚石。」「可是……」周明毅本来想反驳,但周正武一个冷眼甩过去,霎时将他冻得再也不敢出声,只能嗫嚅着应了声「知道」。爷孙俩的密谈到此告一段落,然而不管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都没有注意到,有个娇小的身影在门外站了许久,并将这场本不该有第三人得知的私密对谈,通通听进了耳内。

Chapter 5 最痛的纪念品(6) 书房里,两人的对话换了方向,周正武不再执着于孙子的感情问题,转而探究起了周明毅的学业。而门外,偷听已久的叶月亦终于挪动脚步,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快步走出一段距离,确定房内的人再也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后,她再也忍不住,拔腿狂奔了起来。周明毅的住处本就邻近叶家,因此没跑多久,她就回到了家里,心中却全然没有回到熟悉地方的安心感,只觉周身不舒服,却又寻不出缘由,整个人彻底陷入了惊惶。其实周正武的话虽残酷,可终究不属于她的年龄层。就连周明毅都只听了个似懂非懂,更别说是她了。但即使她并不晓得他话中的深意,周正武那隐藏于字里行间的冷酷,还是教她不寒而慄。她不明白,老师不是告诉他们,说谎是不好的行为吗?为什么周明毅口中最值得信赖的周爷爷,却像是在教他说谎呢?因为相隔一道门板,她并没能看见周正武当时的表情。但她足够了解周明毅,如果说这世上有谁是值得他尊敬的话,那人肯定是周正武;只是这种尊敬里,往往藏着七分畏惧、三分怯然,尤其是被问及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时,这畏惧就更加深刻了。或许是他回话时将这份潜藏的不安表现得太明显,连带感染了叶月,哪怕人已回到了家,心跳依然慢不下来,只能不断做着深呼吸,尝试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长大以后,叶月方知道,原来此时她之所以感到害怕,全因她意识到,自己早就不知不觉,深陷到周正武所编织而成的谎言之中。她想不通,整个人极度惶恐,急切想要寻求庇护。于是她逃回家,在各个房间里寻找母亲的蹤影,希望从她那儿得到安慰。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受了惊吓,所以跑回家找妈妈,这可谓理所当然的事。这种时候,无论小朋友的叙述是否清晰到能让大人听懂,大部分家长都会抱抱她、亲亲她,先让孩子冷静下来再细谈。可惜叶月这回撒娇的时机挑得不太好,当她猛地推开洗手间的门时,张然正给弟弟换尿布,而且过程显然不太顺利,叶亮一直大哭不止,张然自己的脸色也不太好,约莫是照顾孩子的活儿太沉重,将她给折腾得烦躁了起来。说起来,叶月平日不说多聪明,观言察色的伎俩倒是会的。眼见这种场面,她通常都会识相地躲开,避免跟张然正面冲突。说到底,张然的脾气虽然比叶衡安好一点,但也就是那么一点,真发起火来,也是挺可怕的。只是这一次,叶月有些太慌张了,也没看清她妈在忙什么,盲头盲脑冲进来后就拉住张然的衣角,一股脑说起了适才在周家听见的事,偏生还说得有头没尾的,心情本就不算美丽的张然愈听愈不耐烦,刚好叶亮又抬腿踢到她的手,妨碍了她更换尿布的动作,火气霎时涌上她心头,当即回过头去瞪叶月。「妳到底在说什么?要说就说清楚点,乱七八糟的,谁知道妳的意思?」被她吼得一激灵,叶月顿时窒了窒,吶吶了一会儿,才再度犹豫着开口:「就是……刚才我听见周爷爷和明毅哥谈话,我不是很明白……」「那就去问他们啊!跑来找我做什么?妳以为我很闲?」叶月着急,想要继续解释,可张然明显已经失去所有耐心,当即抬手用力拍了拍洗手台,给她下了最后通碟。「妳跟妳的明毅哥要怎么样,我都不管,但是我可告诉妳了,妳千万别再给我惹祸,上次那种连累周家小少爷受伤的意外,绝对不准再发生!」张然说得横眉竖目,看上去凶神恶煞的,连叶亮都被吓得减弱了哭声,「总之,周爷爷跟妳说什么,妳就跟着做什么,不要忤逆他,知道没有?」「可是妈咪……」「闭嘴!」这声喝斥满含威严,立时就止住了叶月欲要出口的所有辩解。望着母亲那不由分说的眼神,叶月哑然半晌,最终还是沉默了。「叶月,我跟妳爸还愿意让妳留在这个家,那是因为时间还没到。但妳应该明白,打从两年前起,妳就是周家的人了,事到如今,也没有悔婚的余地。妳和他们的家事,都到周家去谈,别拿到我面前来烦我!」张然的这番话,叶月只听懂了一半,但有一点再清楚不过──张然看向自己的目光,和适才周正武提起自己时的语气一样,都透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冰冷。只一剎那,她脸上已然血色尽褪,苍白得不像一个正常健康的小孩该有的脸色。可张然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却不曾有过哪怕一秒的动摇,只居高临下地俯视她,伴着叶亮不停歇的哭声,莫名就让她有种悲凉的感觉。母女俩僵持了约半分钟,末了终是叶月首先受不住,转身逃离了洗手间,也逃离了张然安慰哭泣的弟弟时,那与面对自己迥然不同的温柔声音。

第六十一章 绑泪 完 夏熙费尽全身的力气将逍宁搬至寝室,从精英稍急促的呼吸以及微潮红的脸颊来看,八九不离十是感冒了。夏熙叉着腰四处张望,最后还是跑到浴室拿了个装半满水的脸盆和一条毛巾,将逍宁的西装外套和领带褪下,轻轻擦拭着白晢细緻的肌肤。将所有事情都办完后,夏熙累得摊在客厅的沙发上,屋子的主人公从不自动自发清扫,以至于这一个月多以来,家里髒乱了不少,自己的身体也不爱惜,如今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喵。」黄色的猫跳上夏熙的腹部,睁着与夏熙相似瞳色的眼,一脸无辜的模样。看来逍宁对于小雪的照顾比对自己的身体还要重视,黄色的毛不仅柔软而有光泽,肚皮也微微鼓了起来,整体上看起来比先前圆滚且讨喜许多。「唉,小雪你胖了不少嘛,最近伙食很好是吗。」夏熙顺了顺小雪的背,随后似是想起什么翘首一瞧,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指向了七,外头的天色已经由白转黑,想出去买菜也不太实际。他想了想,想先到厨房查看冰箱里到底还剩什么,但才刚起身,却发现正站在楼梯前的病人。那站姿依旧英挺的人,此时完全不像是感冒的模样直直盯着夏熙。「晚餐吃什么?」逍宁一脸正色。夏熙愣愣的看着病人潮红的脸蛋,想着难不成要自己开车送逍宁去看医生,还是好声好气的请回病人?心中的思路走了一趟,他望向玄关的车钥匙,便摇了摇头走向逍宁。「你干嘛走下床,晚餐待会煮好后我再送上去。」夏熙推着逍宁的背,无奈自己力气小,就算是病人也无法动一分一毫。「好嘛,你乖乖上去,哥哥给你糖吃好不好?」与逍宁僵持了几分钟,夏熙讨好似的用着对小孩说话的口吻道。「嗯。」但此时逍宁却一脸迷茫的点了点头,乖巧的顺着夏熙的意思走上楼。「......」某哥哥惊呆了。目送着逍宁上楼后,夏熙查看了下厨房里的冰箱,几乎空蕩蕩,好在有剩半袋的米,临时出门到附近的超市买一下还是可行的,但放任生病的逍宁一个人在家,他有些放不下心。将冰箱整个快反过来也只拿得出几罐罐头,夏熙有些伤脑筋的双手撑在厨房的桌上。连要做晚餐都有些困难了,更何况是糖果。于是夏熙只好死马当活马医,自暴自弃的煮了一锅白粥,旁摆了两三罐罐头端上楼。打开房门,一眼就见到躺在床上的逍宁,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整体上看去别有一番风味。当然,夏熙不敢再往下想去。「逍宁醒醒,吃饭了。」夏熙将放满了食物的端盘放在一旁的小圆桌上,随后拍了拍在睡梦中的逍宁。「唔...」睡眠遭受扰乱,逍宁皱了皱眉,下意识的翻了个身,将夏熙揽进怀里。「喂、喂,快放开我去吃饭啦。」夏熙有些无奈地拍了拍逍宁的脸。是不是精英一但示弱了就一发不可收拾?夏熙对此有深深的体悟。正当夏熙準备要用脚踹开病人之际,环在他腰际上的力道加大,逍宁的鼻息靠在后颈上,使得夏熙不禁浑身一阵颤慄。「对不起,哥哥不要离开我。」身后传来似是孩子哭泣的咽呜声,夏熙听了心跳漏不禁一拍,胸腔流过了一道异样的感受,使得他眼眶不禁红了起来。「嗯,我不会离开的,乖。」夏熙此时虽然见不到逍宁此时的神情,但那双手传来的力道便知晓了。虽然身体条件和知识哥哥不足弟弟,但在某些事情上弟弟永远比不上哥哥,心里还是依赖着比自己年长的手足,就像小时候总是认为哥哥什么都知道,会是陪伴在身边最长久的人。心中的一小块依然是童年需要人照顾的自己。 * * *「吶,逍宁你什么时候才要改掉睡觉时要抱着东西的毛病?」夏熙走出厨房,将手上的两分三明治放在客厅桌上。逍宁一手握着马克杯的耳朵一手拿着报纸,觉得眼睛异常的红肿。清晨时逍宁醒来时夏熙一如既往地站在床前对他笑着,虽然脑子依旧昏沉,但当时就只单纯的想着这样就好了。虽然犯人对逍宁威胁的事情在他心里已经留下了疙瘩,但心里却坚信着夏熙不是会做出这么超过的事情。亲眼见到那场景他固然接受不了,脑子里充斥着夏熙是如何在外滥交,平日在自己面前装的清纯是否都是糖衣,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仇视、厌恶着夏熙在他面前的一举一动。但经由调查之后还了夏熙清白,逍宁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愚蠢,就像一个孩子般的闹脾气。心头上满满的都是自己对于情人不信任的愧疚感。但话都说出口,如何挽回?如今两人的相处却像是回归到往日般,就连逍宁都有些不自在。在他感冒的期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大早就眼眶紧绷得摆明了就是大哭过后的水肿?逍宁忽然之间不敢去追问。自己身体的状况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在极度低沉的状态他自欺欺人的忽略了。「我说啊,你怎又发呆了?」夏熙举起手在消能面前晃了晃,「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改不了。」逍宁慢半拍才回应,轻啜了一口咖啡,不禁皱了皱眉,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完全食之无味。「唉,亏你昨晚还很可爱的哭着叫我别离开呢,」夏熙嘟着嘴,双手交叉在胸前,「怎么一早起来就变得这么不乖不可爱了。」「...你刚刚说我说了什么?」逍宁险些被手中的咖啡呛到。「你忘了吗?你昨晚说了哥.哥.大.人.别.离.开。」夏熙灿烂的笑着,上前用食指轻轻推了下逍宁呆滞的额头。逍宁扶着额头,一脸不可置信的开始沉思了起来。「吶,就说这么一句话有这么困难吗?」夏熙见逍宁几乎就像上战场般的神情,不满的挂在那比他宽厚的肩上,双手轻轻盖住逍宁的双眼,在他耳边低语,「我跟你说啊...」「嗯、那个...因、因为我、我爱你啊!」「所以我不会离开你的啦!」「反正我才不在你旁边一个月多,你就把自己搞得像死了一样!」「好像没有我就不能活似的!」夏熙的脸越说越红,似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般说完了积在心里一个晚上的话。逍宁手一鬆,杯子和报纸随着重力往下掉。他伸手往后一握,将夏熙跩入怀里,将那吐露出美好字句的嘴给堵上。就因为如此的喜欢你,才这么轻易的饶恕罪过;才会这么苦恼该怎么取得原谅;才会在你面前示弱;才会一再的跟着你的一举一动感到喜怒哀乐。因为不管是心还是身,都早已被你绑得无法动弹了。「那么就照你所说,打死都不会让你离开。」逍宁勾起嘴角,轻轻的将鼻息送至夏熙的耳里。地上的杯子碎片以及黑色液体倒映出在沙发上缠绵的两人。-正文完这里有话要说,啊啊,这样的结局是不是太潦草了@@ ?表示千思万想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结局Orz第一次完本超感动的!!贤妻陪我走了一年多,说真的有点捨不得TT以下还有小后续:过了半年后,韩泽玄和云烋杰的婚纱照被登在报纸的半个头版上。某演员对于另一张照片上,正以灿烂的笑容搂着人的精英感到极其不满,甚至打电话骚扰。「喂?」「今天报纸的头条是怎么一回事!?我分明都跟你说过别跟我抢头版了!」「啊,大概是因为我办的婚礼比较浩大吧?」闻言,韩泽玄手上的力道使得电话边缘开始出现了裂缝。有钱嚣张个屁啊!挂了电话后,韩泽玄从怒火中稍稍降火,这才仔细了回想起方才通话时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啊哈...逍宁你...唔哼...快把电话拿离开!」夏熙咬着唇,忍着下半身的快感,很是气愤逍宁的恶性趣。「怎么,你不是说要给弟弟吃糖吗?作为哥哥的可不能食言做坏榜样吧?」逍宁笑了笑,接着继续摆动着下半身耕耘。-正文完(?)

文章标签: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本文链接:/index.php/post/8928.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阅读

Baidu
搜狗